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初见时她面带娇羞,再见时她长袖善舞,沦落风尘的她让

发布日期:2020-06-04 06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章台路。还见褪粉梅梢,试花桃树。喑喑坊陌人家,定巢燕子,归来旧处。黯凝伫,因记个人痴小,乍窥门户。侵晨浅约宫黄,障风映袖,盈盈笑语。

前度刘郎重到。访邻寻里,同时歌舞。惟有旧家秋娘,声价如故。吟笺赋笔,犹记燕台句。知谁伴、名园露饮,东城闲步。事与孤鸿去。探春尽是,伤离意绪。宫柳低金缕。归骑晚,纤纤池塘飞雨。断肠院落,一帘风絮。

这首《瑞龙吟》是周邦?的名篇,被王国维视为“创意之才少”,更被一些词评家讥为“不过桃花人面,旧曲翻新耳。”

读了“诚知此恨人人有,贫贱夫妻百事哀”“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”之句,人们都会为诗人元稹对亡妻的多情与专一而感动,又有几人知道他根本就是一个负心薄幸、天性凉薄之辈?其实,倾诉离思、深情悼亡只是求得心灵安慰而已,实为怀旧的另一种称谓。因此,周邦?词中表现出来的深婉怅惘,即使触动了你心底最深处的柔肠,也不要认为那是真的。

“章台路。还见褪粉梅梢,试华桃树。”词的第一部分,写的是词人故地重游。“褪粉”不是褪去花粉,粉指的是白色的梅花,梁简文帝萧纲《梅花赋》有“争楼上之落粉,夺机中之纤素”句;宗懔《早春》诗有“散粉初成蝶,剪彩作新梅”句,意思是说落梅纷纷似蝴蝶一样,只好剪彩制作梅花。周词中的“褪粉”与散粉、落粉同意,褪粉梅梢就是说梅梢上落下的梅花,就象脱去一层白衣似的。

“试花桃树”的“试”字运用极为巧妙,桃树似乎担心春的乍暖还寒,不敢让桃花朵朵绽放,而是试探着一枝一枝的开放。周在另外一首《蝶恋花》中写道“桃萼新香梅落后”,说的正是梅落桃开的时节。“还见”二字,说明词人对此番景象十分熟悉,他对章台路的景色一点也不陌生。

“??坊陌人家,定巢燕子,归来旧处。”其中”坊陌”是小巷,此处指歌舞妓的聚居处,“??”是说小巷幽深。“定巢燕子”,化用杜甫《堂成》“频来语燕定新巢”句。春天来了,燕子又飞回到原来居住的地方,忙着衔泥筑巢。词人的心与燕子相同,故地重游的他心底激荡。

“黯凝伫,因念个人痴小,乍窥门户。”词人终于站在了从前熟悉的门户前,他默默地站在那里,忽然回忆起了从前。“黯”有黯然销魂之意,“凝”有一往情深之意,“伫”则有所期待之意。或者,词人在心中期待的是,当心上人看到他突兀出现在眼前时一脸惊喜的神情。“痴小”是讲二人相识之时,她还是个豆蔻年华的孩子;她羞涩的从院子里向往窥视,与冶游至此的词人炽热的目光不期而遇。

“侵晨浅约宫黄,障风映袖,盈盈笑语。”词人想起两人初识时的情景:“约黄”是古时女子的一种妆容,在鬓角涂饰微黄。梁简文帝《美女篇》有“约黄能效月,裁金巧作星。”之句,因为约黄本来是宫中女子的妆束,所以也被称为“约宫黄”。词人隔了门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用宽大的衣袖遮风,隐约看到俏脸上的约宫黄,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。

一想到这些,词人与读者不禁都醉了。

“前度刘郎重到,访邻寻里,同时歌舞。惟有旧家秋娘,身价如故。”词人笔锋一转,又将画面拉回到了现实当中。